钱军: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风险较大 或爆发局部危机

钱军: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风险较大 或爆发局部危机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钱军与凤凰网财经记者合影

(凤凰网财经/作者熊乙)北京时间12月2-3日,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顺利举行,聚焦中国决策与市场的现在与未来。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钱军出席了本次峰会,并在会前接受了凤凰网财经的独家专访。

钱军认为,金融开放要从事前、事中、事后做好风险把控,去杠杆已取得一定成效,包括房地产市场在内,中国还未到“明斯基时刻”,不存在爆发全国性危机的可能,但不排除某些地方会出现局部危机。

谈及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中国主权评级,钱军表示,这并不能准确反映中国最真实的经济状况以及未来走势,评级机构存在一些固有的体制缺陷,张信哲,尤其在对待主权评级上,评级机构的科学性还有待商榷。

谈国际评级:存在体制缺陷主权评级的科学性最差

今年以来,包括穆迪、标普在内的国际评级机构接连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对中国债务攀升、杠杆率偏高的担忧未见消退。

在钱军看来,虽然中国金融体系近来有一些风险暴露,但是主权评级主要反映的经济体之间相对的安全性和走势,这些评级下调并未反映出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尤其是相对其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在国际评级机构的三类评级中,主权评级是科学性最差的。三类评级分别指:公司债评级、证券化产品评级、主权评级。

不同于公司债评级可以在法律的保护下获得非公开信息,主权评级不仅拿不到非公开信息,对公开信息的解读也成问题。“很多国家对报表怎么披露(并没有统一),财政政策、税收政策五花八门的。它(指评级机构)不但拿不到非公开信息,连公开信息的解读都打个问号。”钱军解释道。

除此之外,被奉为圭臬的国际评级机构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么客观及准确。钱军提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最重要的、规模最大的有毒资产,即房地产抵押贷款的证券化产品(MBS)。危机发生前,房地产抵押贷款的证券化产品的规模堪比公司债,但集中程度却远超公司债,10个大型金融机构发行的MBS占整个市场的60%,甚至更高。

钱军发表在国际顶级金融学术期刊Journal of Finance (金融学杂志)和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金融研究评论)的论文发现,评级机构当时对这几家超级大客户的评级存在水分,“就是放,放得比较明显”。这和评级机构的激励机制、收费模式是分不开的,“发债时如何支付评级费用?不是投资者支付费用,而是发债的主体和机构来支付评级费用”。在钱军看来,评级对象付费制导致评级机构的客观性大大降低。

抛开其体制的缺陷,评级机构下调中国评级的缘由也让钱军无法赞同。被评级机构提及最多的是中国的债务问题。钱军认为,虽然中国债务水平近些年提高比较快而且总体水平偏高,但中国的经济体量很大,再加上目前仍维持6.5%以上的增长速度,就为解决债务问题提供了时间和空间。

钱军指出,因为中国家庭储蓄率高,中央政府负债率低,而且近一段时间来的去杠杆工作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债务风险被控制在了局部范围,不会发展成为全国性的债务危机。

虽遭下调评级,中国主权债券却在市场上获得了认可。10月,标普宣布下调评级后的一个月,财政部在香港发行了20亿美元主权债券,总认购倍数达11倍,5年期债券收益率比同期限美国国债只高出0.15个百分点。不管是超额认购还是超窄利差,都显示出了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乐观态度。

仿佛在回应“被下调评级”,这次主权债发行并没有让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事先进行评级。这是近30年来,第一个亚洲国家在未获得评级的情况下发行主权美元债券。

尽管如此,钱军对主权评级被下调依然表达了担忧。“国家主权评级一般被认为是那个国家所有机构和企业评级的上限,一旦下调国家评级以后,接下来会自动下调那个国家里面大部分企业和机构的评级。把企业评级拉下来的话,中国企业在海外发债的成本就高。”他说。

谈及评级机构的现状,钱军表示,目前国际资本市场缺乏非美国的评级机构,中国虽然有评级机构,但短期内很难在国际市场拥有话语权。他认为,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样的国际机构,它们对各国和经济体的现状以及未来走势的评估或许更有代表性、更客观。

谈金融开放:要做好事前、事中、事后“三层保险”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