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为何经济增速下行反而是好事

一个中国两个面:关于趋势与格局的思考

李迅雷金融与投资

如果仍以经济周期的视角去寻找周期的拐点,并以此来作为投资决策依据,那就有可能会无所适从,因此,不少投资者也提出宏观研究无用论。过去,政策的制定者乐于用逆周期政策来平滑周期,如今,越来越意识到遏制增速下行的代价巨大,不如培育新产业、积聚新动能。的确,中国太大,人口众多,不能只看一个面;既然趋势已经相对明朗,不如多去研究经济格局将如何演变、产业结构降如何调整,从中寻找投资机会。

为何经济增速下行反而是好事?

全球任何一个成功步入发达经济体行列的国家或地区,其在发展过程中经济增长速度都无一例外地会从高速换档为中速、再换档为低速增长。如今,没有任何一个发达经济体的GDP增速还能维持在5%以上。美国经济明年有望继续复苏,GDP增速若能回升至2.5%已经很了不起了,但仍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无论自然界,还是人类社会,盛衰的转换都是不可避免的。植物、动物还有人类,都会经历出生、成长、成熟、衰老直至死亡的生命周期;很多人把中国在近代的衰落,归咎于清政府的腐败与无能,但当年亚洲大部分国家都沦为了英国殖民地,难道全都因为各国政府趋于一致的腐败无能吗?这种解释的说服力就有些偏弱了。

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到英国的工业革命,实际上已经在预示明清两个朝代的不祥命运了。从郑和六次下西洋到明朝后期实行“海禁”,其实就是中国闭关自守的农耕文化风险暴露过程。所以,中国近代经济的衰落并不是从清朝开始的,全球各国的实力就是通过此消彼长拉开差距的。

时常有人认为我是一个空头,其实很冤枉。从社会经济的长周期看,我认为1911年清政府被推翻可以视为这轮周期的起点,经过百余年的演进,如今依然处在上升通道中,接下来就要看到了2050年左右的时候,中美之间的实力对比了。这里的实力不单指军事实力,主要指社会、经济、科技等综合实力。

中国经济当前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社会杠杆率水平偏高的问题。美国、德国和日本处于中国当前经济发展水平的时候,都还个个年富力强,不需要吃补药,杠杆率很低。现在,中国全社会的杠杆率已达到约250%左右,美国今年估计在260%左右,非常接近了。

这也是为何中国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原因,因为稳增长的成本(债务)越来越大,但稳增长的必要性(就业)却越来越小。10年前,GDP增长一个百分点,对应新增就业只有80万人,如今,对应新增就业200万人,说明中国经济已经从重化工时代转向服务经济时代。如今,GDP增长1%所对应的新增GDP规模大约为1万亿,比十年前增加了4倍。

这就容易解释为何一国经济上升到发达经济体水平之后,经济增速就会下行的原因——当存量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增量对存量的占比自然就下降了。按照权威人士的说法,“树不能涨到天上去”,凡事都有极限。

过去,我们并没有少提改革,但改革的力度一直不够大,只要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改革就会让位于稳增长了。因此,这也是本人长期坚持的观点——经济增速下行才能促转型,只有经济转型了,经济结构改善了,才能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从而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而通过加杠杆来维持中高速增长,结局一定是盛极而衰。因此,不论是美国还是德国,不论是日本还是韩国,它们都是在减速中实现经济转型并跃升为发达经济体的。

中国经济两个面:一面在缩减,一面在扩张

如果仅看GDP增速,确实处在下行通道之中,无论是从2007年开始算起,还是从2010年算起。若以该指标的上行或下行作为衡量经济好坏的标准,就很容易得出悲观的结论。不过,判断一个经济体健康与否,不仅要看其所处的发展阶段和对应的经济增速,更要看经济结构、企业竞争力、劳动生产率水平以及全社会杠杆率水平等。

中国经济究竟如何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从三次产业看,第三产业的比重越来越大,第二产业则在萎缩,第一产业对GDP的贡献终将低于10%,而中国从农业大国跃升为工业大国,还不到30年的时间。但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力成本的上升,中国的制造业不仅受到更具人力成本优势的新兴经济体挑战,还需承受发达国家“再工业化”的压力,如美国将实施的减税计划,会使得美国的投资吸引力进一步增大。

因此,尽管我国服务业在快速发展,投资增速超过10%,但制造业的发展却在放缓,投资增速不足3%。这说明,看中国经济不能只观一面,至少要看两个面。即便在第二产业内部,也存在两个面——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例如,当传统产业普遍面临产能过剩的时候,新兴产业则迎来高增长的发展机遇。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