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地”实名举报人周建刚: 凶险到甚至写好了遗书

  【面对面】周建刚:“毒地”举报

  一次写下遗书的“毒地”举报。

  一场出价高达十倍的买卖。

  上万吨危险垃圾来自哪里,养猪场地下暗藏怎样的秘密 ?

“毒地”实名举报人周建刚: 凶险到甚至写好了遗书

  2017年11月13日,江苏靖江“毒地事件”的举报者周建刚获得了当地政府30万元的奖励,这创下国内环境污染举报奖励的最高纪录。

  两年半之前,周建刚只是一名商人,那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卷入一场让他刻骨铭心的举报风波。他年轻时离开江苏泰兴的老家到云南打拼,生意做大后准备返回家乡创业。2015年2月份,他出资230万元,收购了位于靖江市马桥镇侯河村八圩组的靖江市华顺生猪养殖有限公司,养猪场占地15亩,离他的老家仅隔着一条20多米宽的界河,周建刚计划将这里建成一个物流和生态养殖中心。

  那一年春节过后,他住进原来养猪场的宿舍,开始了紧张的筹建工作。周建刚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出现严重的病症,全身皮肤硬化、溃疡、瘙痒。随后,他前往上海的医院,找到皮肤科的专家进行了检查,医生确诊他患上了银屑病性关节炎,俗称牛皮癣。二十年前,周建刚曾经得过这种病,但自从他到云南定居之后,就再没发过病。突发的病情,让周建刚心中生疑,自己购买的是养猪场,怎么会有重污染的东西呢?

  养猪场以前的工人告诉周建刚,华顺养殖公司的前身是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主营的业务是加工处理农药厂的废液,而水塘里的“药渣子”正是以前的从农药厂接收来的化工垃圾。令周建刚更加担心的是,老工人还告诉他,除了水塘之外,养殖场的下面还埋藏着数量更多的“药渣子”,周建刚决定打开养猪场的水泥地面一探究竟。

“毒地”实名举报人周建刚: 凶险到甚至写好了遗书

  加厚的水泥层让周建刚意识到事情的不妙,最后,他带人在养猪场的不同位置打开了25个孔,取出了地下埋藏物的样品。

  2015年3月,周建刚将取到的样品送到浙江中科院应用技术研究院分析测试中心进行检测,在等待检测结果的过程中,生性喜欢较真的周建刚继续着自己的调查。他走访查询得知,养猪场的前身侯河石油化工厂成立于1987年,2013年9月注销,法定代表人唐满华在2014年死于鼻癌,并且从以前养猪场办公室的铁柜中,周建刚还意外发现了大量的合同和单据。

“毒地”实名举报人周建刚: 凶险到甚至写好了遗书

  ​这些合同和单据显示,从2000年到2011年,侯河石油化工厂从长青股份、扬农化工以及别的化工企业接收的危险废物总量超过了1.4万吨。按照法律规定,企业只有取得环保部门批准的《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才有资格从事危险废物的处置。侯河石油化工厂最早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是在2005年,有效期到2011年,“危废品经营许可证”显示,该厂每年可以处理“菊酯残液”也就是农药企业产生的废液200吨,这样算来,侯河石油化工厂从2005年到2011年总共处理的危险废物总量不得超过1400吨,显然与单据上显示的1.4万吨的总量相差甚远,那么,多出来的危险废物去哪儿了,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周建刚越来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周建刚在心理上做好了生意认赔准备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网络电话,有人愿意出高价购买他收购的这家养猪场。在疑虑重重之中,这个神秘电话不久之后再次打来,这一次,对方竟然开出了2300万元的高价,是周建刚收购养猪场价钱的十倍。最终周建刚没有答应这个利润诱人的生意。

“毒地”实名举报人周建刚: 凶险到甚至写好了遗书

  2015年5月,他等来了养猪场污染物送检样品的检测结果,报告令他大吃一惊,样品中含有35种有机成分,其中80%属于高致癌物质,且含量超过国家规定的土壤致癌物质标准的几千倍以上,有的甚至达到了几万倍以上,而这些填埋物周围的土壤及地下水会受到污染,对周围居住人口造成极大的损害。面对惊人的检测结果,周建刚立即联想起自己身边很多人患上癌症不治身亡的事情,一个同学家的孩子刚刚离世,他们家就住在离养猪场不远处的地方。拿到养猪场埋藏危险废物的确凿证据之后,自称生意人和公益人的周建刚决定立即行动。周建刚最早想到的是寻求媒体的帮助,于是他找到了当地一些媒体反映情况。

“毒地”实名举报人周建刚: 凶险到甚至写好了遗书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