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放学托付给谁成问题 指导意见遭变相抵制

  [孩子放学该托付给谁?]指导意见遭变相抵制 好政策难以落地

资料图:8月31日,福州市仓山区第五中心小学,许多一年级新生家长们来到校门口等候放学的孩子。张斌 摄

资料图:8月31日,福州市仓山区第五中心小学,许多一年级新生家长们来到校门口等候放学的孩子。张斌 摄

  编者按:早则下午两三点,晚则下午四五点,这样的中小学放学时间让很多城市双职工家庭的学生家长苦不堪言。父母没下班,谁去接孩子?接了又安顿在哪儿成了不少家庭要面对的难题。为了应对这一状况,今年2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对各地开展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提出要求:要充分发挥中小学校课后服务主渠道作用,广大中小学校要结合实际积极作为,充分利用学校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

  近日,中国之声在全国多地调查发现,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地方对文件的落实不太积极,甚至有个别教师做起了学生家长的工作,希望家长不要给孩子报名参加学校组织的课后服务班,教育部门的文件遭遇变相抵制。家长没时间接孩子,学校老师提供课后服务的热情不高,催生了相当数量的社会托管机构,其中不乏一些存在安全隐患的场所,家长不放心可又无可奈何。今天起,中国之声推出系列报道《孩子放学该托付给谁?》,今天播出第一篇:《指导意见遭变相抵制,好政策难以落地》。

  央广网北京12月11日消息(记者肖源 王伟)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自从提出为中小学生减负的口号之后,在我国的很多城市,小学生的放学时间一般都在下午3点半左右,而家长一般则要到下午5点半才能下班,学生看护上的“空档期”,成了许多家长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南宁市民:我们都是上班族,白天没有时间,那又没有老人帮带,就没有办法解决这个事情。

  郑州市民:我们就商量了一下,给孩子报了一个兴趣班,最主要的还是这一个小时她能有个好的去处。

  今年9月21日,青岛市教育局下发《关于做好全市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让很多无法按时接孩子放学的家长看到了希望。通知要求,在全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开展课后服务工作,解决学习日下午放学后小学低年级学生、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农村留守儿童等放学接送困难、在家无人照顾、安全存在隐患等社会难题。

  家长没时间接孩子放学 老师要求学生自己去上补习班

  按照青岛市的相关规定,课后服务工作坚持学生家长自愿的原则,实行家长自愿申请、班级审核、学校统一实施的工作制度。前期也有不少学校给家长下发了调查申请书,统计有意愿参加学校课后服务的学生。青岛市民邢女士的孩子今年刚进入一所小学就读,作为双职工,她对校内托管充满了期待,在学校下发调查申请书后,第一时间提交了申请。但第二天,她和班里其他十几个提交申请的家长被老师通知开会。

  邢女士提供的一份录音中,老师对这些家长提出的申请委婉地表达了不满,“托管的时间是从3点50到4点50,一个小时。如果说家委会找不到合适的第三方,就需要我们班的这几个家长轮流到学校来看这些孩子,不管是谁看,其他家长都是4点50来接孩子。反正这个事情,全校从2年级到6年级没有一个在学校课后服务的。你们这些家长如果说想改一改,可以拿着单子改一下。”

  仅仅提供一个小时的托管时间、所有事情都要由学生家长负责,在一系列严苛的条件下,这所学校最终劝退了所有提交申请的家长,并要求家长以书面的形式,向学校表明是自愿不参加课后服务的。

  在南京张信哲,这种“学校课后服务”被称为“弹性离校”制度。南京一位市民称,学校下发弹性离校回执单后,班主任却找学生逐一谈话,要求孩子不要参加弹性离校,自己去上补习班,“老师单独喊小朋友去谈话,然后回来小朋友就跟我讲,死活就不想上,老师说你看别的班都没有上的。因为我们有家长微信群,大家约好一起上弹性离校,因为这么早放学,没有哪个上班的会这么早下班去接小朋友,后来没有一个上的。”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