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失手坠亡 专家:直播或有不良示范

央广网北京12月10日消息(记者杨博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自称“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的吴咏宁失手坠楼事件引发舆论关注。据长沙警方通报,11月8日下午,吴咏宁在一场攀爬活动中,失手坠楼身亡。

坠亡事件的发生让人们开始关注这个习惯自称“爬楼党”的群体。这里的“爬楼”不是咱们普通人理解的爬楼梯,而是完全徒手攀登各种包括但不仅限于摩天大楼的超高建筑,然后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在楼顶、大桥顶、甚至只是一根窄窄的横梁上做出引体向上、倒立等各种危险动作。稍有闪失,恐怕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只是为了自己默默地寻求刺激,再不安分的人也不会有太大兴趣每天去如此搏命。现在的网络直播平台上有大量这种“爬楼党”,“玩命直播”随处可见。粉丝们的欢呼和真金白银的打赏,恐怕是背后一股不容忽视的助推力。这种行为,可以说出事只是早晚问题。但是真出了事,我们除了惋惜,还能做些什么?

吴咏宁:国内第一不敢说,但我是玩得最狠的那个

今年年初,吴咏宁开始在视频软件上发布高楼极限运动的视频,赢得大量网友打赏和点赞。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经常在多个视频直播平台上传高空挑战视频,粉丝众多。而他所上传的视频,更是海拔一次比一次高,难度一次比一次大。

他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内第一不敢说,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没有规定的动作,我自己想做什么动作就可以做什么动作。玩这个心理素质一定要好,要很细心地去玩,所以没有保护的情况下还是很安全的。有把握的我会去做,没把握的我就不会去做,肯定很危险。”

另一个高空挑战爱好者巴克从2016年开始尝试爬楼,因为爬楼与吴咏宁相识。“因为以前一直练跑酷、练街舞,运动底子还算可以,看国外有些视频,然后就去尝试。与吴咏宁就是认识,平常聊天说有空一起坐会,一起玩。”

巴克说,国内玩高空极限挑战的人并不多,一般都是拍照,做动作的很少,像吴咏宁这样危险的屈指可数。“很多人就是平时想去爬,或者偶尔来了兴致,想去爬一下。绝大多数正儿八经练这个的,可能会花更多时间在训练上,很多训练平时都是在平地或者室内完成的。”

同行:不要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在巴克眼中,爬楼的本身在于对自由的向往和对于自身能力的挑战,而不是要博人眼球。“不是说做特别危险的就是极限运动,我觉得极限运动和那个是两个概念,极限运动首先一定是建立在技术上的,你得花时间去练习。”

在某视频网站上,吴咏宁的粉丝多达99万。他此前上传的视频多达300个,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他在挑战不同的高层建筑时拍摄的。其中不乏翻滚、俯卧撑、跳跃、快步行走等旁人看来极其危险的动作。而他在这一平台上最后的一次直播,定格在了今年的10月22日。

我们相信这近百万粉丝里,绝大多数是看热闹、寻刺激的。但谁又能保证,这将近一百万粉丝里,不会真出几个狂热的崇拜者,甚至只因为看了这些视频,真去步了吴咏宁的后尘?那么针对这类视频、直播,各网络平台到底有没有相应的限制措施?一旦出现问题,责任又该如何划分?

吴咏宁出事后,巴克曾对媒体表示,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巴克告诉记者,网络视频可能会起到一定作用,但更多的可能还与每个人的不同心态有关。“可能没有网络视频,旁人的吹捧也可能造成这种事。圈子内总体而言还是量力而行,不要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对我自己而言,影响不大,因为我觉得我做的所有动作都是我控制范围内的,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对于类似内容的视频和直播,网络平台是否会有相应的限制规定?记者咨询某直播平台客服,工作人员说:“如果是攀爬我们国家禁止攀爬的危楼,可以在我们的客服页面去反馈。这个不太清楚,您可以去咨询我们的直播管理,我可以给您记录下来,并且提交给专门人员进行审核。”

专家:网络直播平台的传播或造成不良示范效应

而在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看来,网络直播平台的传播可能会造成不良示范效应。“因为本身的危险系数非常高,而且还在直播平台上,加上主播有一定的影响力,粉丝数也比较多,他的行为可能会有一定的不良示范效应。直播平台没有起到提醒的义务,一旦有其他的粉丝去模仿主播从事类似的行为,造成人身伤害,这种情况下是可以追究平台的法律责任的,至少平台有一部分的责任。”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